国星汽车网-一个专注于生活常识的网站
手机访问:http://m.gxlsynkj.com

物流运输就选福佑卡车,货车帮与福佑卡车区别

原创2024-06-01 00:44:01来源:用户投稿

物流运输就选福佑卡车

福 佑卡车 当然 是真的, 福佑 卡 车 是 一 家 专注于城 际整车领域的 互联网交 易 平台, 业 务覆 盖 3 0 个 省 , 直辖 市 , 9 3 个 大 中城 市, 截止 2 0 16年 , 平 台 成单量已突 破44 万 单 ,单 月 交 易额突 破 4亿。

货车帮与福佑卡车区别

客运行业是滴滴一家独大,货运行业也有类似的两家企业,并且不约而同都要上市了,两家货运行业龙头企业赴美上市,福佑卡车5月13日登陆纳斯达克,满帮5月28日在纽交所挂牌上市。

满帮是货运平台竞争激烈时期,由金牌投资人王刚(曾给了滴滴70万天使投资,获得超百倍回报)撮合运满满和货车帮合并而来。

福佑创始人单丹丹最早做的是线下物流,后砍掉其他业务专注于整车业务,并成立了线上科技物流平台。

但实际上,这两家企业虽然同样做货运行业的整车业务,但业务模式颇有不同。

货运界的58同城与贝壳找房尽管都属于租车领域,这两家货运平台跟滴滴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大家对货运行业了解的可能不多,但是应该都租过房子,用过租房子的软件。

而租房子的软件,可以分为两种阵容,第一种是58同城这样的,第二种是贝壳找房这样的。

58同城是一个信息发布平台,也是个信息撮合平台。

房东可以在58同城上发布自己的房源信息,自己决定价格和出租方式,而有需求的租客则在众多的信息当中筛选自己需要的信息,并和房东自行达成交易,58同城只会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而不对交易负责。

而贝壳找房则所有不同,贝壳找房会确定房东房源的真实性,并和房东谈好价格,确定了交易模式之后再将房源上架。

租客确认租房以后,租金是先付给贝壳找房的,再由贝壳找房把房租付给房东,并赚取中间的差价。

这两者之间的显著差别就是,前者是信息撮合平台,后者是服务平台。

前者只负责撮合信息,不对交易过程负责,而后者不仅撮合信息,还对交易过程设定规则,并提供相应的服务,掌握交易的达成。

这样的模式差异其实在很多行业都存在,对于货运平台行业来说,满帮的主要业务模式就是信息撮合平台,也就是帮助货运司机和运货需求方整合信息并在平台上发布,而交易由供需双方自行达成,平台不参与定价和物流交付环节。

而福佑卡车做的则是服务平台,不仅提供交易平台,还介入交易、订单分配、定价过程,把控交易的全流程,对交易成功率负责。

因此两家企业可以说既是在一个赛道上竞争,也可以说赛道不完全一致。

业务模式不同注定客户群体不同业务模式的不同,注定了满帮和福佑的主要客户群体是不一样的。

这两家企业都有自己的APP,满帮既有司机端APP,也有运满满和货车帮两个货主端APP。

而福佑则有专为卡车司机开发的找货平台福佑好运和货主端APP。

货运行业有个显著的行业特点,就是货少车多。

在这种情况下,谁能抓住货运信息,谁就占据了主动权。

根据市场数据,运满满司机端APP的渗透率为0.69%,货车帮司机端APP的渗透率为0.47%,运满满货主端APP的渗透率为0.28%,货车帮货主端APP的渗透率0.17%。

而福佑好运APP渗透率则0.03%、福佑卡车货主APP渗透率为0.003%。

可以明显看到的是,福佑卡车的APP在用户规模和渗透率上,都远不及满帮,渗透率甚至不及满帮的十分之一,这正是两者的商业模式差异导致用户构成不同而造成的。

简单来说,就是福佑在货主方面更依赖大客户,而总体用户规模则相对不高。

在司机方面,福佑的要求和管理介入程度都更高。

而福佑的营收,则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这些KA托运人。

根据福佑招股说明书,2020年,福佑卡车55.8%的营收来自于德邦物流、京东物流和顺丰速运这三家KA托运人。

而满帮的用户则更加广泛。

根据满帮的招股书,2020其全年平台总交易额(GTV)达到了1738亿元,订单量达7170万单。

2021年第一季度,其平均货主月活数(MAUs)达122万,履约订单数达2210万单。

再来看福佑,截至2020年底,使用了福佑卡车服务的托运人才4860家,两年前这个数字甚至不足1000。

而福佑交付的货物累计才320万件,相比于满帮,甚至不及其过去一年数量的二十分之一。

但是由于其是服务平台,其交易质量则比较高,配送及时率为95.2%,而货运服务事故率为0.02%。

商业模式不同决定盈利水平不同业务模式的不同也决定了两者的盈利状况差异不小。

2020年,满帮集团达到25.8亿元,毛利率49%,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实现净利润2.81亿元。

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8.67亿元,同比增长97.7%,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大增324.4%,达1.13亿元。

而福佑卡车2020年的营收为35.66亿元,净亏损1.16亿元,今年第一季度营收约为11.83亿元,今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为5450万元。

看到这里你可能有疑问,为何福佑的营收规模比满帮大不少,但是其净利润却远远不及满帮,甚至一直未盈利?因为满帮直接以信息撮合业务的差价(货主支付的费用扣除平台给卡车司机的费用,即货运经纪服务)入账,而福佑卡车的营收一栏是货主支付费用。

换句话说,福佑的营收与其GTV相当,而满帮的营收则与其毛利润相当,这也是为什么计算净利润以后,满帮净利高达2.83亿元,而福佑却是亏损1.16亿元。

总体来说,由于福佑介入交易过程,对交易结果负责,因此其管理成本相对比较高,而其又处于开拓市场的阶段,因此还在烧钱补贴,靠融资来维持现金流入。

商业模式不同注定核心员工不同满帮和福佑商业模式的差异,也注定了两者在内部管理上会存在着一定的差异。

首先在核心人员上,福佑的核心人员可能会更加偏向于技术和研发人员。

从福佑的招股说明书中也可以看到,单丹丹持有福佑12.85%股份,而其技术合伙人陈冠岭则持股1.3%,除此之外,福佑再没有个人持股。

而相对来说,满帮更加重视的很可能是市场人员,截至2020年,满帮总员工数4059人,截至2020年12月31日,而销售和市场人员就占据了2189人,占比53.9%,对于满帮来说,如何提高市场渗透率是其首要目标。

总结满帮和福佑都是货运服务平台,做的是车货匹配,但是细细分析下来业务模式却大有不同,进而导致其用户构成、盈利水平和核心人员上均有差异。

满帮做的是流量生意,是撮合平台,而福佑卡车做的是服务生意,是承运平台,你更看好哪一家企业呢?。

精华阅读

阅读排行

最近更新